你找sei

【吴叶】因为我喜欢你

*树精吴x人类叶
其实还有个前篇 不过懒得放了……

然后祝今天的大寿星@微观经济学 生日快乐乐乐乐乐乐乐!!!!!!超级爱你!!!!!!




1


吴雪峰的人形与叶修以前看见的并不相同,顶多是五六分像,没有完全复刻他还是原形时显现出的模样。

叶修挺好奇,曾经问过吴雪峰很多次这个问题,可吴雪峰每次都笑而不答,让叶修看了他那抹温和的笑容就气得牙痒痒。

也许是原形是一棵树、生气也更加旺盛的的缘故,吴雪峰总是意外的得人亲近。嘉世战队成立之初,还没能有专门的训练室训练,一帮人挤在嘉世网吧二楼的包间里训练。偶尔有什么事需要出这个包间——譬如拿瓶水之类的——也都是吴雪峰下楼。后来有一次叶修看见他在楼下与一个女孩子谈话,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跑下楼拽着吴雪峰就走,硬是把一脸莫名其妙的女孩子扔在了吧台那里。

吴雪峰也觉得莫名其妙,上楼之后就问叶修怎么回事。叶修仰着头看他,墨黑的眸子明确的表达着主人的不高兴。

“我给你浇过水。”叶修突然来了一句。

吴雪峰点点头,还是想不明白这和叶修不高兴有什么关系。

他们两个以前还在B市的时候,叶修的确是经常给吴雪峰的原身浇水。虽然有时候浇得多水漫金山,有时候浇得少不顶用。但总归是有这份付出在,比吴雪峰自己靠着那点可怜巴巴的雨水强。此时叶修来了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可是让吴雪峰好生琢磨了一番。

“我给你浇过水。”叶修又是重复了一遍,“所以你是我的树。”

吴雪峰几乎要被叶修这蛮不讲理的强盗逻辑弄得笑出声来。他强忍着笑,在叶修头上揉了一把。

“是。”他应了一句,“我是你的。”



吴雪峰要退役的事直到赛后才被他公之于众。

知道这件事以后,反应最为平淡的当属叶修。

他笑着看了吴雪峰一眼,什么话都没说,眼中露出多种情绪,起身就离开了会议室。

吴雪峰看着那扇门被拉开又被关上,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是队友们告别话语。他一边笑着点头,一边想着关于叶修的事。

他知道,叶修生气了。

叶修真正生气的时候反而不会表现出什么,从表情到动作都不会有什么大变化,他只会在其他地方一点点的找回来,直到他自己觉得满意为止。

而他对吴雪峰的找回办法就是冷战。

幼稚,却又意外的有效。


吴雪峰登机的那一天是他自己悄悄走的。

他特意订了清早的机票,为的就是避开叶修。

叶修总是起的很早。

但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有人跟他讲,他看见叶修在那天打了一晚的荣耀,一大早就又出了门。

吴雪峰恍然,他记得那天一直有一道视线牢牢钉在他后背,想要去寻找却又无处下手。

他抿紧唇,敲开了叶修的QQ。





2


吴雪峰回国赶得很是时候,正好是兴欣对战轮回的总决赛。

他按着叶修发给他的地址找到了兴欣网吧,此时一楼的大屏幕里正放着进行到紧要关头的团队赛。

吴雪峰拖着行李箱,身上还带着异国冰冷的风的气味,站在一帮热血沸腾的年轻人里显得格格不入,就连吧台的小妹都多看了他好几眼。

比赛结束的时候,人群发出海潮一般的欢呼,庆祝着兴欣的胜利。吴雪峰下意识的拍手,他已经脱离了荣耀很多年,现在的很多技术都是他所不知道的,但他还是觉得这场比赛打得很精彩。

因为……那是他所爱的人,大放光彩的舞台啊。

叶修是后半夜才回来的。

刚回国还没能倒回时差的吴雪峰此时精神的很。他靠着吧台,和看店的小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那个女孩子打着哈欠,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问他和叶修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很重要的人。”他回道。

但发问的人显然没把回答听进去,她站起身,冲着叫吴雪峰了声叶哥。

准确来讲,是对着吴雪峰身后的人说的。

他回过头去,就看见叶修站在他身后,眉目之间是隐藏不住的疲倦之态,而唇边却还挂着似有似无的笑。

吴雪峰一时之间不知和他说什么是好,嘴角扯出笑容,干巴巴的祝他再次夺得冠军。

明明之前还可以说他是最重要的人,心底像是被溶成一滩浅水,微风拂过时便能泛起细小波澜。可真正见面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像是初生时第一次被人折下柳条,心里的紧张不安几乎要跃出胸口。

他已经习惯了把叶修当做那个需要他照顾的小孩子,而不是与他同等的、需要人尊重的。

从叶修的五岁到二十七岁,他消失了七年的时间。逃到异国他乡,去让自己冷静下来,去正视这段当事人都闭口不提的感情。

像他这种有了自我意识的精怪,生命几乎是无穷无尽,不过是度年如日而已。

度过了最艰难的初生期,剩下的日子便任他们摆布。无论是继续保持原形在出生地游荡,还是化成人身踏遍五湖四海,他们都可以过的很不错。

吴雪峰在出生地扎根千百年,听了看了那么多荒唐之事,也算看透了人间百态世态炎凉,心里为那些抛弃了长生踏入人世的同类感到不值。到最后实在无聊了,便干脆睡一觉松松心,说不定醒的时候还能有什么惊喜。

结果他没能等到惊喜,他只等到了一个拽掉了他枝桠的小孩子。

那个小孩子仰着脸,拼命的踮着脚尖伸长胳膊去抓那条垂下的柳枝,小脸上满是不甘心的倔强。

他忽然心念一动,把那条柳枝放低让他扯去。

被扯掉原形的一部分,那种感觉自然不会有多么好受。但好在那也只是一截枝条,疼痛像是过电一样窜过身体,随后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但他忘记了,他们的认知并不对等。

他所以为的一刹,到了叶修的认知里便是成倍翻长。他所以为的轻微伤口,在叶修眼里便是狰狞伤疤。

叶修用了一个夏天的时间去照顾这棵被他扯了枝条的树,用了十二年喜欢一个人;吴雪峰用了一个夏天去注视这个有点嘴欠的小豆丁,用了十二年学会成为人类。

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同类宁可抛弃长生也要成为人类。

因为有了喜欢的人,想要和他在一起。

别无其他。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可以抛弃长生远离过去,成为和你一样的人,接受同样的欢愉与苦痛。


因为我喜欢你。

仅此而已。

END

评论(4)
热度(78)

© 無意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