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sei

【游左】摸个片段

*机甲paro

完全意义不明的片段摸鱼,没有前因没有后果,前面的动作戏只是我想写而已……



装弹向后跳了一步,躲开防火的攻击。防火一刀斩空后紧接着向斜上挑去,准确无误地砍在装弹腰侧的装甲上。装弹禁不住向后趔趄一步,Revolver在控制着装弹稳住身形后调出等离子炮的能量填充进度,AI提示音告诉他还需十秒。

如何挺过这十秒是个问题。装弹的剩余能源不容乐观,除了攻击以外还要抽出一部分供给等离子炮用以填充,想要靠这种低输出对抗防御型的防火简直是痴人说梦。

装弹抬臂送出一记粒子炮,在防火躲过后飞快抬刀候在防火的下落处,直到这时候他才觉得在装弹上安一把物理武器到底是个多么正确的决定。但防火的举动远超他所料,线条优美的蓝色机甲在躲开攻击后借助推力上升,手臂上的装甲分开露出黑洞洞的炮口,他调整了一下角度,居高临下地对准装弹开火。

距离等离子炮的装填完毕还剩一秒。



Revolver再醒来时已身在病房,他四处打量了一圈,在确定没有威胁后,抬手扯掉脸上的氧气罩和手背的输液管。看情况他似乎是被藤木游作带回了联盟的医院,身上的衣服被换掉了,连点趁手的东西都没有(如果他愿意拿针头的话就有了)。

他正欲下床开门,就被进来的游作撞了个正着。绿眼睛的青年愣了一下,随后按响了床头铃。

闻讯赶来的护士不由分说地给他重新按回床上,换了瓶新药才罢休。

全程游作都没有说一句话,他站在Revolver床头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俯视他的样子酷似给装弹最后一击时的防火。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你没把我交到上头。”他用的是肯定句。

“暂时扣留你的权力还是有的。”

“为什么?”

“十年前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吧。”

“十年前?”Revolver重述了一遍这个时间点。这个时间点对他而言并不陌生,“当时我根本接触不到那种层面的事情,你指望我知道什么?”

“不对,你父亲是当时的首席科学家,你没道理一点都不知道。”游作一口否绝了他的话,难得出现了几分情绪波动。

十年前的事情,他只知道父亲日记上所记载的一鳞半爪,如果非要他说的话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他抬头盯着游作,心里猛然冒出一个设想:

如果告诉联邦的民众,他们的藤木上将其实是帝国的“人”时,他们会作何感想呢?

十年前的G计划根本目的是为帝国创造更强大的军队,通过重新排列基因代码创造出更强的人形兵器。而作为偶然诞生的最优实验体藤木游作,他出逃严重影响了计划的进行——鉴于接下来诞生的实验体都拥有着各种各样的缺陷,在缺少样本的情况下,改良实验难以进行,最终不得已暂停了G计划,转而进行机甲方面的研究。

计划暂停后其他的实验体都被销毁,只有藤木游作一个实验体流落在外。而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居然觉得自己是个在正常家庭长大的孩子,只是被帝国掳走拿去做实验,逃出来以后便一心一意想要报仇,找回自己失去的一切。

“谁跟你说的我父亲?”

“与你无关。”

“我劝你不要再调查这件事了,对你没有好处。”

“我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不说,我就去找你的父亲。”

“你!”Revolver猛地抬手,针头被他扯出手背,药液飞溅在游作脸上。

青年抬手擦掉脸上的水渍:“我会找到真相的。”他说得一字一顿,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事。”

一个人造人,苦苦地寻求自己不存在的家人和过去,简直没有比这更搞笑的事情了。

“你懂什么!”游作的声音猛然拔高。

他显然是被激怒了,那双翡翠色的眼睛里杀气四溢,面色阴沉得仿佛能拧出水来。

有一瞬间Revolver以为游作会对他动手。但游作最终也没有做出什么,他紧紧地攥着拳头,指节发出爆响。在深呼了一口气后,他把一旁待命的机器人招呼过来:“看住他,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让他出房间。”

Revolver看着他垂在身侧的手。那只好看的手微微颤抖,手背上青筋暴起。

他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评论(2)
热度(25)

© 無意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