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sei

游作从藏身的破木屋里出来时,已经是黄昏时分。挂在天上的太阳有气无力地散发着昏黄的光,街道上被风卷起的尘土遮天蔽日,显得这所位于边境的空城更加荒凉破落。

他小心翼翼的贴着路边的建筑前行,将身体隐藏在建筑的阴影之下。虽然现在双方暂时停战,但指不定下一秒会不会再次打起来。到时候被哪一方发现都不会有好下场,更惨的话就会变成被波及的倒霉鬼,变成这里的一具尸体等待腐烂。

游作趿拉着对他而言过大的鞋子往前走。鞋子踢踏着沙石,每走一步都会有沙子从缝隙中飞进鞋里,以至于到了他不得不把鞋脱下来倒掉沙子的地步。

而鞋子过大的唯一好处就是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脱下它,将它反转过去倒掉沙子。风有点大,被游作倒掉的沙子还没有来得及落在地上就被风带向了他身后。
与此同时,远处隐约传来了类似于狂风过境时的尖锐啸声。但在战争中久经锻炼的神经瞬间绷紧,尖叫着警告他:那并不是风,而是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游作来不及多想,拧身冲进了离他最近的一栋建筑。透过破碎的窗户,他清晰地看见一条橘黑相间的龙在天空中夭矫而过,身上闪烁着荧绿色的光,带着光晕的绿色膜翼舒展开来,遮挡住游作视线所及的天空。那条龙经过时卷起猎猎狂风,混合着沙砾的狂风刀一般打在游作身上,他下意识的举起胳膊挡在眼前,心中惊骇不已。

那条龙应该就是所谓的「心兽」了。

但它的主人,隶属于第一军管区的「适应者」,怎么会在没有任何特殊战况出现时出现在第二军管区的地盘里?

边境究竟要发生什么?


“诶……真少见啊,像你这么大才被检测成为「适应者」的孩子。”男人的语气里带着惊异,“你是哪里人?”

“DT11星。”游作老老实实的回答。

“原来是边境啊,过的真是不容易啊”男人低头记录着游作的各项数据。

游作沉默。


三年前的那一天,就在那条龙经过后的几个小时后,这所空城中回荡起刺耳的敌袭警报。在街边建筑里寻找着食物的游作来不及多想,几乎是下意识地掉头向着离他最近的防空洞跑去。这片区域的所有路线都被他熟记于心,只要速度够快,他还是有几分在双方正式交战前逃进防空洞的把握的。他飞快地跑着,只一心一意的向着前方那栋破旧的平房,就连脚掌被碎玻璃划伤也不管不顾。

终于,在第一颗流弹降落在这里之时,他堪堪进入了防空洞的通道。更准确点来讲,是那颗流弹在爆炸时产生的冲击力正巧把他撞进了隧道。

游作一路滚下楼梯,直到后背撞到防空洞内摆放的折凳时才勉强停下来。他连咳了好几声,用手胡乱扇开飞溅的尘土,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才勉力爬起来靠墙坐下。眼前一片模糊耳朵里也嗡嗡作响、后背被撞得生疼(他怀疑已经青了)、脚上还被扎了一个口子,简直是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情况。他扶着墙站起来,抬起伤脚,用另一条腿一蹦一跳的往前走。

这个防空洞只是一个临时的小型防空洞,并没有什么物资储备。游作翻了又翻,才勉强找到一小瓶酒精和一小卷绷带。他粗略检查了一下前脚掌的伤口,好在那块玻璃并没有扎在里面。他松了口气,用酒精清理好伤口,然后用绑带扎好。

防空洞里静悄悄的,隐约可以听见外面交战的炮火声。这时他不禁有些无语,几分钟前把他送进隧道的那颗流弹不是敌人的武器,而是第十舰队的舰载武器。这些隶属于第二军管区的舰队没有与「他们」等同的科技,只能继续沿用人类的武器,虽然携带的都是尖端武器,但也只是对于人类而言的尖端,在「适应者」与「他们」的战斗中更像是来捣乱的。

在单调的炮火声中,夹杂着一些生物的嘶吼,游作说不准那是什么——「适应者」的心兽总是多种多样,但不知为何他第一想起的还是那条橘黑相间的龙,它散发着光晕的膜翼令人目眩。

也许是之前经历了太多,此刻静下来时脑袋竟有些昏昏沉沉的,他抱着膝盖躲在墙角,忍不住点着头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外面已经安静下来了。
游作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出去看看情况。他尽量用后脚跟当做支撑点着地,前脚掌微微抬起卡在上一阶的前端,看起来有颇有几分搞笑。

外面空荡荡的,只偶尔有乌鸦飞过,寻觅着不存在的猎物。游作扶着被炸得只有半截的墙,慢慢地叹了一口气。战争总是这样,无情地抹杀掉一切。他现在已经不记得这所城市原来的样子,就如同记不清他父母的模样一般。他们在他的记忆深处微笑着,面容模糊。

“原来这里还有人在啊。”声音从后方传来。

游作心中一惊。

他转过身去,入眼的是一张造型奇特的面具。他的注意力只那张面具吸引了一瞬,随后便转向了那人身侧的东西。

那是条橘黑色的、闪烁着荧绿色光的龙。它扇动翅膀,在主人身边打转。

游作松了口气,至少他知道面前的人不是敌人了。

“这所城市很快就要守不住了,再不撤离的话就会被「他们」杀死。”那人说道。

游作脸上扯出一抹苦笑。

他之前没能撤离是遇人不淑,被其他逃亡的人当做踏脚石抛弃在这所空城。而现在,他连走路都成问题。伤口的处理太过于简陋,在这种高温天气下随时都有感染的可能,最坏的后果就是整只脚都要废掉。

那人看着游作低头,视线也跟着转移了过去,“你受伤了?”他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支药膏递给游作,“用这个会好得快一些。”

游作没动,仍旧低头站在那里。

即使确定了这个人不是敌人,但他仍然不敢接受对方的善意。上一次也是这样,满以为接受的是对方的善意,转眼便被当做了踏脚石。

已经犯过的错误他不敢再犯第二次。

那人见他不动,也只好把药膏放在了地上,向游作那边推去。

“你现在走的话还来得及,临近的城市里会有更多的资源,你一个人的话在这里是挺不了多久的。”他顿了顿,“更何况这里马上就要变成「他们」的地盘了。”

游作还是没说话,他盯着那人,翠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

“我能提醒你的只能到这里了,再见。”

“等……等一下!”游作突然叫住他,他抬起头,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名字啊……”那人好像有些为难。

“如果是很失礼的问题,对不起。”

“没关系,你叫我Revolver好了。”

Revolver……

“那么,再见了。”Revolver转过身,跟在他身侧的龙仰头嘶吼了一声,紧接着放大身形,将身体爬伏在地面上。Revolver灵巧地跳上龙背,命令它离开此处。

游作看着这一人一龙消失在天边,才俯身捡起了Revolver留给他的药膏,向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远去。

那是出城的道路。

评论(8)
热度(14)

© 無意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