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sei

【暗表】Again

*补档

*AIBO性转





亚图姆已经不知道这是他今天第几次帮着自家伙伴修正组卡的错误了。

“不需要下天罚。”他抽出那张刚被放进卡组的陷阱卡,转而把另一张魔法卡放进了卡组。

“哦。”书桌前的少女听见他的话,伸手拿走了刚放进去的魔法卡,又重新放进了天罚。

“伙伴,你不专心。”亚图姆按住少女拿着卡片的手。

“诶?”游戏转头去看他,晶紫色的眼眸里盛满不解,“不是你让我拿走天罚换成旋风吗?”

“这是天罚。”亚图姆指着那张粉红色陷阱卡,“这是旋风。”他又指向桌上绿色的魔法卡。

“这样啊……”游戏低头挠了挠脸颊,想要掩饰刚才的心不在焉。

“在想什么?”亚图姆替她拢好桌子上散乱成一片的卡片,“明天就是世界赛的总决赛了,不专心一点的话,守擂战时怎么打得过冠军呢?”

“明天是你的生日吧。”少女忽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生日?”亚图姆重复了一遍。

“古埃及历法中收获月的第三个星期的星期日,换算成公历就是六月二。”游戏仰头看着亚图姆略带诧异的俊美面容。

“这个的确是……”亚图姆沉吟了一下,“你刚才不会是在想这件事吧?”

听到亚图姆的问话,少女垂下头去,显得有些闷闷不乐:“生日的话,要送生日礼物才是。我想,另一个我从冥界回来后,虽然碰得到东西,但还是会想要一个实体的吧。可这件事我根本做不到,除此之外我又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是你需要的。”

“这样啊。”亚图姆轻笑一声,“那伙伴就在明天的世界赛上守住决斗王的称号给我看吧。”

“这种事……”游戏不禁想起上午海马对她说过的话,在我打败你之前不要丢掉决斗王的称号什么的。她扬起唇角,“我绝对会做到的。”

因为那是,你和我共同的荣誉啊。









“寂静的魔术师,对玩家发动直接攻击!”高高的决斗台上,娇小的少女指挥着白发的魔术师发动最后一击。耀眼的白光过后,是LP归零的熟悉音效。

游戏从决斗台侧的扶梯走下,与对面交战的对手握手致意。对方显然还对自己刚才与决斗王的宝座失之交臂耿耿于怀,跟游戏客套了几句后就挤开记者的重重包围离开会场。唯独剩下游戏一个人面对大堆记者。

“刚才您也是险胜吧,在那样的绝境下到底是怎么样翻身的呢?”

“这个嘛……”她用食指挠了挠脸颊,显出一副苦恼的模样,“是有着想赢的欲望呢,现在还不能把这个称号让给别人。”

“现在?”记者抓住游戏一时的漏嘴,继续追问下去,“您是在等着某一个人来接收这个称号吗?”

“嘛……算是吧。”游戏望向会场另一边的红瞳王者,“我会守住这个称号,直到他亲自来取。至于别的嘛,我不能说。”语毕,她挤出人群,向着她刚才望过的地方走去。不过在其他人眼里,那边空无一人。

“走吧,另一个我。去逛逛。”她对着亚图姆眨眨眼,“再不走就要被海马君拖住了。”





“去哪里?”游戏问着身边的人。

“无所谓。”亚图姆打量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看着他们从自己的身体里穿过,这种感觉委实是很奇妙。

“那就随便逛逛吧。”少女下意识的想要去拉亚图姆的手,结果却扑了个空。她愣了几秒,才想起来对方现在处于一种“我碰得到你你碰不到我”的诡异状态。她噗嗤一声笑出来,感觉到亚图姆拉住了她的手。




“我说,到底要去哪啊?”游戏停下身,扭头去问身边的人,“另一个我?”她看着对方,心中升起一丝微妙的疑惑。就在刚才那一刹,她的指尖似乎触碰到对方的掌心,温暖的触感让她忍不住想起唯一一次感受到对方实体的时候——决斗之仪。

曾经相似的感觉在此时与此重合,让她如坠冰窟,心中不安更甚。对方回来的这些日子如梦似幻,已经使她开始逐渐忘记对方早在三千年前就已死去,而自己又是如何亲手把灵魂飘荡在现世的他送回冥界。

“伙伴?”对方像是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

“没。”游戏摇摇头,“去那边坐坐吧。”她拉着亚图姆走向街对面的小公园。

你还会走吗?



公园的广场里有几个孩子拿着决斗盘决斗,召唤出来的怪兽种族多样,明显是毫无水平的杂组卡堆。

游戏和亚图姆坐在附近的长椅上,观看着他们的决斗。不过这些孩子显然没有认出坐在长椅上笑得像邻家大姐姐一样的少女,就是决斗台上威风帅气的决斗王。

“真好啊。”游戏忽然感叹了一句。

“怎么?”亚图姆转头去看她,对方白皙的面容在阳光的照射下泛起些许红润,晶紫色的眼眸里好像有着点点泪光。

“我只是在想,能遇见这个决斗怪兽,能遇见你……”游戏伸手捂住脸,肩膀微微抽动,“真好啊……”

“伙伴?”亚图姆把手搭在游戏肩上,想要安慰一下少女。

“另一个我,你不会走了吧。”游戏抬起头来看他,明明是疑问句的句子,硬是被她说成了肯定句。

“啊,我不会走了。”亚图姆轻轻拥住她。

少女娇小的身躯还在颤抖,声音却已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她从亚图姆的怀抱中挣出,凝视着对方绯红的眼瞳,“所以拜托你,拜托你不要再离开了。”

“我不会再离开了。”亚图姆的回答坚定无比。









游戏从睡梦中醒来,一脸茫然的盯着天花板发呆。她实在记不清昨天下午在小公园后来都发生了什么,她又说了什么,她只隐约记得亚图姆答应她再也不会离开。

她翻了个身,把脸埋进蓬松的枕头,想要接着睡一会儿。

有熟悉的嗓音带着笑意传来,那人道:“还不打算起来吗?伙伴?”

她侧过身,勉强睁开眼回复那人:“再等一下,再等——”她忽然顿住,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那人,“另一个我?!”

面前的人赫然是她最为熟悉的半身,只是对方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是个虚无缥缈的灵体,而是真真正正的实体。

“是我。”亚图姆向她伸出手,“不打算祝贺一下我得到实体吗?”

游戏愣了几秒,然后伸出手轻轻搭在对方手上。感受到从对方掌心传来的温度,她一点点的扬起唇角,眼角眉梢都弯成月牙的形状。

“欢迎回来。”

欢迎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



END

评论
热度(31)

© 無意義 | Powered by LOFTER